您所在的位置:前户新闻>时事>认为“船到码头车到站”,他开始自我放纵

认为“船到码头车到站”,他开始自我放纵

发布时间:2019-10-23 02:24:01

中国纪检监察报

“我在一两天内没有犯罪。它经历了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。反思这一退化过程,它让我真正体会到千里堤防和蚁群的深刻哲学。这也让我充分意识到意识形态的转变一刻也不能停止。”面对审查人员,刘忠行终于明白了“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”这个事实

刘忠行,男,1959年出生,曾任浙江省城乡规划设计研究院副院长,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行政管理中心主任。

刘忠行工作能力强,思路多,从无线电修理工成长为部门领导干部,荣获全国住宅建设系统先进工作者称号。然而,刘忠行在成为浙江省建设厅行政事务中心主任后,并没有抵御糖衣炮弹的腐蚀,逐渐步入违法犯罪活动的深渊。

2019年1月,刘忠行涉嫌严重违纪违法。浙江省纪委纪委调查组在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进行了纪律审查。浙江省委指定衢州市委为其管辖,常山县委对其进行了监督调查。4月,刘忠行被开除党籍和公职。他涉嫌犯罪被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。

思想滑坡,“糖衣炮弹”下的蜕变

2012年9月,53岁的刘忠行成为省建设厅行政管理中心主任。“中心主要负责建筑企业资质审批申请的受理、受理和登记、初审、组织和审批等工作。可以说,它是建筑企业发展的命脉。”负责人告诉记者。

权力越大,责任越大。然而,面对组织赋予的重要任务,刘忠行认为自己的政治生涯已经达到顶峰,没有改进的余地,他有“船到码头,车到车站”的想法休息一会儿。

心中有一个“蚁穴”,决堤的隐患已经被掩埋。

据报道,刘忠行到达后,一些企业主想尽一切办法接近他。起初,拍摄过警示教育电影的刘忠行非常警惕,严格遵守纪律红线。但用他自己的话来说,他看到了越来越多的笑脸,越来越多的吃喝邀请,越来越多的小恩惠,“休息一下”的想法逐渐放松了他的要求。

从最初的不适应和担心到选择性的接受,它最终变成了一种对某人“请吃,请喝,请玩”的渴望...刘忠行推着杯子换衣服,大闹红酒,沉浸在“温水”中,无法像那只青蛙那样自拔。

“有些人抓住了我的弱点,迎合我,投票给我。我喜欢活泼,老板们吃得很好,这样我就可以享受“星星捧着月亮”的感觉。我喜欢爬山摄影,老板会陪我一路旅行,并提供周到的服务。我喜欢唱歌,所以老板们经常打开阳台,安排服务员,这样我就可以尽情享受奢华的气氛。”刘忠行在供词中写道,“我在诱惑下迷失了自己。”

很快,刘忠行失去了机敏和党性,开始与商人的老板友好相处,一视同仁。

从2013年开始,每当刘忠行双休日或出差时,他都会被建筑企业的老板包围。在他们的安排下,刘忠行走遍全省,从里到外,吃大餐,唱歌,住在高档酒店。也是从那时起,刘忠行更加羡慕商人和老板们的奢华生活。他对金钱产生了渴望,并慢慢走上了“转型”的道路。

行为失范,陷入甘肃“狩猎”

思想上没有禁忌,没有自尊,行动上没有克制。刘忠行把纪律和规则抛在身后,失去了对诱惑的抵抗力,在舒适的“温水”中失去了警惕。

2013年初,刘忠行在杨康桐庐看望了他的岳母。瑶林仙境的壮丽景色让他想到在那里建一座别墅。刘忠行知道自己不能作为国家工作人员申请在农村建房,于是通过一个企业老板找到了当地村干部,花了10万元从姚林镇沈村村民那里买了一栋老房子,并以妻子和兄弟的名义开始非法建房。

在建房过程中,刘忠行为了达到“成本更低、过程中更省心、质量更好”的目标,找到了当地一家建筑企业的业主沈某,他正在寻求提升自己的企业资质。起初,刘忠行想建自己的房子,但在沈某的忠实承诺下,他放弃了坚持,知道对方是服务的目标,为自己着想,或者与沈某达成“三不”的默契,不签合同,不做预算,不支付项目资金。

为了避开人们的耳目,双方还同意由建筑公司的项目经理吴某来承担施工。直到2014年别墅竣工,刘忠行没有支付任何项目资金。在刘忠行的关怀下,该建筑企业通过了几次资质提升。

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。2014年下半年,刘忠行的非法建筑被群众举报。2015年上半年,迫于形势和自保的心态,刘忠行多次前往桐庐与沈某商讨对策,签订了一系列协议如建筑合同,并向吴某支付了40万元的项目资金。

桐庐县土地局没收非法房屋后,刘忠行勉强通过。然而,事件发生后,刘忠行没有吸取教训,也不知道知止有多丢人。相反,他更大胆。

一而再再而三地弄湿鞋子,陷入非法犯罪的泥潭

来人湿了鞋子,不再珍惜。从刘忠行第一次收钱开始,他就注定要越陷越深的非法犯罪泥潭。

2013年春天的一天,刘忠行去诸暨出差。在当地一家建筑公司老板王某的坚持劝说下,他半推半就接受了王某2万元的感谢费。刘忠行第一次收到别人的现金,他感到不安,辗转反侧,无法入睡。经过一夜的思想斗争,贪婪终于占上风。

这是第一次,第二次和第三次...刘忠行的防线一次又一次被突破。从最初的20,000元到50,000元,再到100,000元,它收到的现金越来越多,金额越来越大。后来,它甚至发展到主动索要:让东阳一家建筑企业的老板郭某为北京一家酒店办理3万元预付卡,让杭州一家企业的老板余某为他支付3万多元定制铜币...

从2013年开始,刘忠行利用职务之便帮助24家建筑企业提升资质,共获得247万元人民币和3万美元。

“有了第一次收钱的经历,我对纪律和法律的恐惧变得越来越强烈‘抗药性’,我的勇气也变得越来越强。我完全没有羞耻和顾忌。我已经越来越自然、平静地收钱,感到轻松自在。”

“我已经完全忘记了守法和诚信。在政务中心,我用一个声音做事,不听批评和不同的声音。我已经成为不受法律法规约束的“特殊党员”刘忠行坦言,后来,在听到自己被调查的消息后,他仍然抓住机会,一个接一个地返还一些钱,同时与行贿者结成攻防同盟。后来,刘忠行错误地认为风已经过去了,他不愿意赔钱。他上演了一系列场景,一次又一次地把钱拿回来。2018年4月,刘忠行通过妻子向商人吴某返还28万元,向方舟子返还10万元。九月,刘忠行从这两个人手里拿了回来。

上帝的磨坊缓慢而坚定地碾磨着。2019年1月3日,常山县监察委员会将刘忠行立案调查。第二天,刘忠行被拘留,他从吴某带回的38万元和方舟子在他的住所和办公室被搜查。

面对自己犯下的大错,刘忠行抽泣着,写了20多页的自白:“今年应该是我的退休年,应该是我享受家人和朋友幸福的时候,但我走上了违法犯罪的道路。出于这个原因,我对我没有从头开始深感遗憾。我不辜负组织、集体和家庭。”

2019年6月19日,常山县人民检察院依法将刘忠行涉嫌受贿案移送人民法院。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惩罚。(记者严新文记者郑雪根)

Top